MV減慢 通脹升極有譜

曹仁超

3 月21日,週日。踏入2010年,股市指數在搖擺(swing),為投資者創造不少買入機會。只要你不相信雙底衰退(Double Dip),投資策略仍是趁低買入(Buy on Dip),上述亦是今年我老曹在多次研討會上所強調的。其次是放棄大價股、專攻二三線股,一如內地一二線城市樓價已見頂,三四線城市樓價正在追上的道理一樣。2010年最不應擔心的是出現另一次大跌市,至於調整市,道指從來不超過10%,恆指則很少超過15%。今年投資策略是在上落市中獲利。

國策偏向二三四線城市

中國有一百七十個城市人口超過一百萬,合共三億五千萬,這些叫做二、三或四線城市。過去國策太集中發展一線城市如上海、北京、廣州及深圳,未來國策則有利二、三、四線城市。政府利用高鐵帶動二、三、四線城市發展,加上一線城市人口已太擠矣,再冇剩餘土地供大規模發展。實際上,這些二、三、四線城市人口加起來,較一個美國或歐洲人口還多。

近來內地開始調整收入分配,估計將寫入「十二五」規劃之內。涉及國家、集體和個人之間收入分配的關係,較財政分配範圍要大得多;財政分配是國民收入再分配。這次調整收入分配將包括:一、提高農產品的最低收購價,改善農民收入;二、提升城鄉困難居民的最低生活保障標準;三、提高企業退休人員的養老金;四、提升退伍軍人、老弱傷殘、農村五保戶的家庭補助標準,改善他們生活。政策有利三四線城市。

滬深指數年初至今跌9.1%(去年8月至今與美股背馳,滬深指數跌幅達20%,同期道指升20%)。溫家寶對前景傾向偏淡,擔心西方經濟出現雙底衰退,並關注內地通脹率(CPI),尤其是食物方面。人行計劃維持合適利率及貨幣增長,以抗衡外圍對人民幣升值的要求。我老曹估計,今年中國新增貸款約8萬億元人民幣,人民幣升值幅度介乎3-5%,A股則仍是上落市。

當三文魚游向上游之時,佢地知道許多會在沿途中死亡,甚至成為巨熊的食物,只有少數成功者能到達上游並誕下下一代。散戶亦一樣,如你隨波逐流,你的投資回報一定很普通;但如你逆市而行,死亡率一定很高,最後成功者只屬少數。相反理論投資者畢巴頓認為,未來六個月美股可再升10-15%,新興市場股市則可再升15-20%。

股票、債券、貴金屬、商品、外及房地產,是六項大部分人最喜歡的投資項目。不過,美股大牛市1982年開始、2007年10月死亡;美債牛市1981年開始、2009年1月死亡,過去三個月中國政府在大量減持。商品大牛市1999年開始、2008年8月死亡。至於美元熊市由2001年開始,去年12月是否美元牛市重臨?值得注意。

美元價進入上落市

「歐豬五國」的最後命運是被屠宰,還是變成「飛天豬」?西班牙能否由財赤占GDP 10%在三年內降至3%,從而化危為機?如西班牙可以,其他成員國亦應冇問題。財赤令人難以放心投資主權債券,如財赤收窄,主權債券息率亦將回落(另一方面,日本財赤過去二十年一再擴大,但日本政府債券息率卻一跌再跌,主因是大部分家屬日本人)。主權債券的未來,亦會決定股市下一步點行。亞洲金融風暴後至今,其他國家都已復元,但作為源頭的泰國仍是一塌糊塗。金融海嘯後,作為源頭的美國又會否好唔番?

中美會否進入貿易戰?美國力逼人民幣升值,以令中國貨的出口變得昂貴;中國則認為美國貿赤責不在中國。波士頓大學經濟教授 Scott Sumner 指出,人民幣自2005年8月起兌美元已升值22%,但美國貿赤仍在不斷擴大。自1985年8月廣場協議至1994年,日圓升值達四倍,但至今日本仍保持外貿盈餘;反之,日圓大幅升值卻引發日本出現通縮,至今仍無善法扭轉。今天美國人口三億零七百萬,負債12.3萬億美元,即每人負債4萬美元,情況較日本嚴重。估計美元價去年12月見底,但並非出現牛市,只能進入上落市。

繼日本之後,穆警告英、美主權債券亦有可能失去「三A」地位。因美國今年收入中7%用作支付利息,到2013年更將高達11%;英國今年稅收中7%用作支付利息,2013年更占9%。如稅收中超過10%用作支付利息,其主權債券便會失去「三A」地位。

CIA將取代三頭馬車

IMF估計,今年亞太區國家GDP增長率為OECD國家的四倍;其中又以中國最快,達8.8%;印度則為6.5%。未來十年,中國、印度、東南亞國家將互相結合組成CIA同盟(即中國、印度及東南亞的縮寫),一個多達三十億人口的自由貿易區勢將出現。

這個自由貿易區的形成,將令未來綠色產業因此受惠,即新能源如光伏、風電、核電、動力電池、智能電網、地熱、創新減排技術、固體廢棄物再利用等。至於生物醫藥方面,這個三十億人口的新需求估計到2020年生產總值達3000億港元,還有訊息產業、電網、鐵路、橋樑、隧道、公路、供水系統、油氣管道等需求。消費方面如食品、飲料、百貨、超市消費電子和家電、傳媒、服裝、地產及汽車等需求也將變得殷切。

此外,還有旅遊及奢侈品的需求,單單去年中國這方面的消費便高達94億美元,佔全球總銷量27.5%,較一年前升127%;還有紅酒需求、藝術品需求等等。

這個CIA同盟將成為全球經濟火車頭,逐漸取代過去的三頭馬車(美國、德國、日本)。未來十年只需CIA保持GDP年均增長率5%,已可令全球GDP增長率保持在2%或以上,不致出現全球性衰退(即使美國及歐洲同步日本後塵)。第一世界經濟發展期早已結束,例如日本在1990年、美國在2000年;反之,第三世界才起步不久,例如中國在1980年、印度在1990年,而中歐、非洲等地區更在2000年才開始急速發展。

精明投資者應在1990年逐步退出日本,2000年起逐步退出美國,改投中國、印度及東南亞(CIA)。第一世界政府負債纍纍,第三世界政府則朝氣勃勃。第一世界國家政府依賴增加貨幣供應去刺激經濟增長,結果令貨幣貶值;第三世界國家政府努力壓抑本國貨幣升值,以保持出口增長。一個地球兩個世界,十分有趣。第一世界經濟學家用他們的觀點分析第三世界,所以錯誤百出;第三世界國家高官又經常給第一世界經濟學家嚇壞(唔識嚇死,識就笑死),例如話什麼中國經濟會演變成為另一個日本或 1929年美國,皆因不瞭解中國國情也。

美全國負債占GDP超越大蕭條

中國今天的成功是基於四大因素:一、改革開放政策;二、海外華僑與港澳台同胞的愛國心;三、經濟環球化;四、科技轉移。我老曹繼續看好中國未來十至十五年,理由其實鄧小平早已經說過:當中國留學生大量回國時,中國經濟將出現天翻地覆的改變,情況有如八十年代台灣。2009年起中國正進入天翻地覆改變期,外國經濟專家等瞧。

據 IMF估計,美國政府負債是GDP 94%,僅次於希臘政府負債是GDP 115%。但根據美國經濟分析局(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)估計,去年第三季止美國全國總負債已是GDP 369.7%,不但超過2003年的301.1%,更超過1933年的299.8%【圖】!咁高負債比率,將令貨幣流速(Velocity of Money, MV)減慢,令GDP增長率及CPI升幅亦因此減慢(甚至令CPI出現負增長,即俗稱通縮)。



何謂MV?假設這個世界返回須以現鈔交易的時代,而你在香港手中只有100元,你必須先用這100元去買書;賣書者收到你的100元後才可以去買花,賣花者則拿這100元去買菜……如此類推。在經濟繁榮期,這100元可以很快易手;但在衰退期,這100元易手的次數便會下降,因為可能有人不願花費這手上的 100元。上述貨幣流動速度便叫做MV。

美國由1900至2009年的MV平均數是一點六七倍,即所有貨幣在一年內易手一點六七次;最低紀錄是1932年的一點一七倍及1946年的一點一五倍,最高紀錄是1997年的二點一二倍;至於2009年第四季是一點七倍。換言之,從1997年起,縱使政府拚命增加貨幣供應速度,但MV卻在回落。此乃過去十三年美國政府大量增加貨幣供應速度,但美國GDP增長率仍然下降及CPI升幅不大的理由。

假設美國人口年增長率1%、生產力提升年增長率2%,目標通脹率2%。如MV不變,美國政府只須每年增加貨幣供應7%即可。但如MV下降,美國政府必須加快增加貨幣供應速度,才可保持年通脹率2%(良性通脹)及GDP保持增長。問題是,自1997年起MV在下降,導致過去十二年美國政府必須加快貨幣供應速度。2009年已是美國政府供應貨幣最快的一年,但由於MV進一步下滑,因此2009年不但GDP升幅仍有限,CPI亦升極有譜。然而,政府是不可能無止境增加貨幣供應,面對MV繼續大幅回落,最終結果如何?我老曹擔心美國將出現1994年至今日本的情況。

今年首季美國失業率仍然高企,30%生產設備閒置,一千九百萬間屋繼續空置(占總供應量15%),五百萬個小業主過期未供樓按,大城市商業樓價已經下挫30%……。今年如果美國貨幣供應速度減慢,便極之容易陷入日式衰退。

今天美國政府已負債纍纍,進一步增加負債能力有限。睇番日本政府今天負債是GDP 227%仍然頂得住,主要是欠日本國民的債,而美國政府卻一如希臘是欠外國人的債。如你欠母親的債不用擔心,因為母親不會向你追債;如你欠別人的債,小心會給大耳窿搵上門。

創作者介紹

巫婆貼吧

eeredq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